黄金城 《金星三部曲》第三部(十九)


黄金城 报导:

新至高无上的神性或萨格玛无限开展之光

我接收到灵性领导高层赋予我一项任务,要与大家分享以下这段来自罗勃•史考特•蓝瑞尔(Robert Scott Lemriel)所提供的资 讯,作为这本书最重要的结语:

「我们正要进入一个灵性的黄金年代。就在二十一世纪开始的此刻,一座创意的喷泉也被开启了,将有越来越多人能够实现更高世界中的情状。」

——哈洛·克兰普

《艾康卡的智慧神殿、灵性城市与指引—简史》

我们一定要能利用自己的洞察力,将以上这段话想象成是一个进入默观状态的入口,或是次元与次元之间的门户,而且我们可以运用自己那充满好奇心的想象力与冒险的天性,前去一探究竟。

下文所述的是我之前提过的默观种子(contemplation seed),以及更多其他信息:

只要启动灵魂(或称为艾特玛Atma)内在最真实的想象力,就能想象一座在灵魂界域中的喷泉,这是个离所有像是地球这样的肉身世界既高又远的第五密度(界域)。这座喷泉位在一座大城堡的美丽花园之中。这座喷泉有个十五英尺高(约4.6米)的雕像,那是灵魂界域的掌管者或说帝王,他的名字是萨南(SAT NAM)。他站在一个非常宽的大理石盅里。这个曲线优美的盅被放置在一块精雕细琢的坚硬白色大理石柱上,离绿油油的草地有四英尺高(约1.2米)。

萨南的雕像看起来是个秃头,但其实他的年纪是永远不会老去的中壮年,古铜色的皮肤搭配着两只手臂上各戴有一支的金色臂环,他穿着一件白色长裙,从腰部直曳至脚踝和赤裸的双脚。他的双手垂在他的两侧,手心朝向前方张开。从他的手掌心流泻出一道闪闪发光的白金色甘露,或说液体,流入那曲线优美的盅里,甘露在盅里满溢后,沿着整个盅的边缘,像是一张平滑的纸一样,优雅地流到地面,然后消失在附近一张圆形的大理石椅之后。这张圆形的大理石椅离地有几英尺高,下方有十二只雕工精美且弯曲的大理石椅脚。那些发现了因为这座新喷泉而闪闪发亮的地方的人,可以坐在这张大理石椅上,聆听那来自喷泉甘露——或说那道像水一样的发光液体——所发出超乎寻常、甜美高昂,但又舒缓人心的新声音。

十二个非常漂亮且金光闪闪的杯子就挂在盅边缘的金色挂钩上。如果你有灵魂的冒险勇气——那种可以在你内在无限扩张的新觉醒意识,现在这意识更散放自灵魂界域的觉知以及比那更高远的境界——你可以把杯子放进发亮的液体或说甘露之中,舀一杯起来品饮。

这闪亮的液体并不是地球上所知道的水;它只是看起来很像是水的质地。它是一道光芒,来自太古之神、至高无上的神性、HU,或是任何你想要用来称呼这个充满创造力的实相的名字——它远远超越了这个实相,也在背后支持着这个实相。

上述文字概括了默观种子的内容,但你可以从那里开始无限扩展下去,一旦你开始走上这条神圣且动人心弦的觉醒之路,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挡得了你了;因为一直到几年前,这道光芒才开始出现在太古之神或是至高无上神性的集合之中。它具有独特的目的性——移除人类潜意识中被植入的信息、记忆痕迹和心理异常的程序等等,把这些东西置换成一股纯净的白色透明能量球体,放置于个人之上,好让他们可以第一次客观同时主观地看见自己,不受到任何负面力量的影响。

人们原始、真实的内在神性觉知就此慢慢浮现,他们就这样记起也明白了他们有机会能将那些在潜意识中经过负面设定的东西永久根除,回归到最简单最纯净的能量。如果有人想要把在夜晚的梦中出现的恶魔(这一类的东西)给消除,那么这个无限扩展的萨南觉知就会将它永久消除;但经历所带来的智慧会留下,而结果就是一个觉醒的生命,现在可以接受训练并以极快的速度了解到:这里存在着一个真正能与之共同创造的神,其意识状态堪与太古之神、萨格玛、萨南、玛汉塔(Mahanta),甚至是更伟大神秘的沉默之神(Silent One)相比拟。

一开始这可能很难以理解,但是这座喷泉是为了特定目的被打造出来的,那就是让在生命中被称之为邪恶的东西永远消失影踪。能够做到这一点是因为,有种比过去优异太多太多的力量终于被创造了出来,而邪恶或恐惧原来是为了训练灵魂而存在,在现在这个新觉醒的萨格玛无限扩展之光中,已经不再有这个需要了。

过去这个旧系统已经存在了数千亿年之久(在上层与下层世界皆是如此),它还是会继续存在,主要是为了行政管理的目的。然而,充满崭新可能的一股烈焰现在已然在上层世界的所有存有之间燃起,而这股新光芒现在已经透过每个界域中的统治人(或说菩庐萨purusha),照射在所有既存的万物上。

这座喷泉与围绕着它的金色金字塔形成了一个网络,在每一个界域之中都存在着,隐形驻扎在海底深处、在行星之间的太空之中,也在不同的银河系之间。尽管它们是由一种不属于双重或多重意识世界的物质所构成,但它们可以存在这些世界之中,并能够不受到任何东西、力量、能量、武器或存有的影响,一旦它们被发现了就会被启动,无论透过任何方式都无法改变它们的目的。这是个不可逆的程序。

技术上来说,依据之前的灵性法则,生活在低层世界中受保护的灵性城市或金色智慧神殿区域之外的人,要拥有上层世界那种赋予概念形体的能力是不可能的(特别是在像地球这样的星球上,这种能力早已经被刻意地破坏和压制了),这是因为低层界域中的统治者所拥有的负面天性所致。之所以会有这种天性,是为了要让被困在下层世界中的灵魂能够看见他们自己真正的神性本质,这种本质其实是种能与至高无上的神、HU或萨格玛共同创造的性格特征,具有尚未被开发的无穷潜力。

下层世界的统治者已经开始转化,在此刻,原本由内到外都充满了毁灭意念的天性已经开始转变,而当这一切完成后,下层世界的万物,这些原本生活在现有的二元概念、善与恶的对立体系中的生命,就能生活在与神界有如镜像般相同的界域之中。

在这个过程中,「恐惧」或「邪恶」都将被移除,这是一种人工打造出来的仿真情绪,已经存在下层世界灵魂的潜意识中不知道有多少年的时间了。现在已经找到一种方法能够释放同时启发灵魂,让他们带着有如一个旅人般的灵性热情与热烈的勇气,受到如孩子般的好奇心激励,成为一个能与更高、更纯净的正向次元以及存在所有生命背后的能量源头一同创造的生命。

从统计数据上来看,过去这种老方法对于启发人们对神或对自由的了解,一直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效果。然而,这种新的至高无上的神性,或说萨格玛无限扩展之光,已经经过测试而且被证明为真实、必要而且仁慈,同时已经被使用在从最高的高层世界到最低的低层世界中了。

而至高无上的神性(或说萨格玛无限扩展之光)碰上的最大问题,就是如何去瓦解下层世界的系统。有很大一部分的困难在于:个别灵魂(或称为艾特玛)都在低层世界的法则规范下,没有意识地过完他们的一生,而这个法则是在非常、非常久远以前所制定的,这些灵魂都还没有回到家。每一个灵魂最深处都继承着一个指令,那就是要回到最初前来的那个家;但是低层世界的菩庐萨或统治者所拥有的负面天性就是欺瞒、耍诈、说谎、拖延、防止,在潜意识中植入想法并误导灵魂,让他们无法去执行那个在远古时代就已经传承给他们的指令。这就是「邪恶」或「恐惧」的旧方法,而我们都该记住,「恐惧」并不是永久存在的,它最终,或快或慢,都是可以从灵魂的经历中被消除的。而喜悦满载、充实提升、能让意识扩展或启发经历的一切,都永远不会被抹消。

只要稍微练习一下想象那座位在灵魂觉知界域的新喷泉的技巧,并学会将它转换成你在地球上的觉知,如此所能带来的觉醒,将达到超越美妙的程度。你将会很自然地运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来这么做,醒悟到灵魂真正的目的就是成为一个自由、充满爱与信任,能够与至高无上的神并肩而行的创造者。你自然就会知道、看到并了解到更多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以及你自己在这个动能满满、沐浴在至高无上神性无限扩展之光的转化过程中,充满创造性地担任着什么样的角色。

这个崭新的至高无上神性或HU的觉醒和扩展,每隔几千亿年才会发生一次。你会发现自己和我们现在正一起身在它的起点,而它将会安全、不带来任何破坏地永远转化并提升过去那些负面的预言学(Eck-Vidya)所带来的有关地球毁灭的影像,同时强而有力地提升那些潜意识不幸遭到强烈压抑的人,成为这个美妙新世界的一份子。然后地球将会被接纳成为「银河系跨次元自由世界联盟」的成员。地球接下来的未来命运绝对不是任何人所想象的那样。

现在我们一定要勇敢地说出来,少了疑惧的阴影之后,每一个现在生活在地球上的男人、女人和小孩很快就会知道,有非常多灵性高度进化、和蔼慈善的外星人类以及其他友爱的生命,存在于这个老地球之外。

地球上的人类是否是宇宙间唯一存在的生命这个大问题,很快就将会得到一劳永逸的解答。

我本着真理、事物的必然性,以及绝对真诚的善意,祝福大家万事顺利。

——罗勃·史考特·蓝瑞尔,写于2011年

致谢

我要感谢罗勃·史考特·蓝瑞尔整理了这份非常特别的讯息纪录,以及史丹利•舒尔兹用手写的方式将之转传给我,他从1960年代开始就不断支持着我,同时也是我四个孩子中的两个:托比和赞达的父亲。

我也要特别感谢我的出版商库琪·渥荷文(Kouki Wohlwend)愿意出版如此重要的信息,并重新修订我的自传和灵性讯息。

我还要感谢安雅·席佛,她总是谨慎小心并努力不懈地工作着,并将本书的文字翻译成德文。

希望这些讯息中的文字能够触动你的心,并启发你的创造力和想象力,深深地吸收来自灵魂层次的能量,并再次有意识地与造物者及万物合为一体。未来即在此刻与当下!

献上我的爱与最深的谢忱——巴拉喀·巴夏得!愿祝福与你同在!

——欧米娜•欧涅克,写于2012年

黄金城 谢谢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