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城 红色电动车

Categories: 未分类

黄金城 报导:

这事是我姐经历的一件事,那是她还在上大学的时候,

​我姐大学住的是六人寝室,值得一说的同寝室的还有汐媛和秦瑶两人,汐媛生得漂亮,爱打扮,最近又梳了披肩发,买了一辆酷酷的红色大电动车,骑驰间细风掠过,扰得青丝飘逸,惹了不少男生侧目。而秦瑶偏偏不喜欢她这一副表面热情实际显摆的样子,认为她很做作所以总是背后给她使坏。

还记事情发生那几天总是下雨,天总是阴阴呼呼的,由于学校没有配备独卫,去厕所只能走过长廊,那天李我姐凌晨出来上厕所,由于昨晚下了雨现在还不是完全晴,昏暗的走廊里竟然隐约听见女人的哭泣声,声音空荡悠长,我姐警觉起来,任然向厕所的方向走,最后在厕所旁边的水房找到了声音的来源,是一个女人蹲在墙角,脸埋在双腿看不清模样,她的头发很脏乱布满黄泥,与学校外面较远的一片郊区土质有些像,我姐当时想着这人不会是从地底爬出来的,一时被吓得不敢乱动,就见那女人过会也不哭了,起身开始对着水龙头冲洗头发,大片黄褐色的泥土被冲进白色的水池,脏的令人作呕,过了一会,她好像发现了我姐了扭头叫了我姐的名字,我姐被熟悉的声音拉回现实,这声音就是它室友汐媛的,我姐上前去问:“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弄成这个样子!”就看汐媛的眼睛又泛起泪花,开始要哭,我姐紧忙劝说:“哎你别哭,有什么事情说出来,咱们一起解决。”汐媛说:“我昨天睡前洗好好的,早上起来就这样了,我的被褥上也都是,想我最近买了个新电动车,烫了个头发,一定是秦瑶她嫉妒我,才在我睡着的时候搞我,就她一直欺负我。”说着汐媛就又委屈的哭起来,我姐想了想的确秦瑶是没事就欺负她,之前其他人也说过她,可是她也不听,后来小来小去的我们也就不说了,可是这次属实过分了些,我姐拉着汐媛的手就说:“走!我带你找她去。”说着我姐她们就回寝室去秦瑶的床下把她摇醒,“干嘛啊!一大早上不让人家睡觉。”我姐说:“你说,汐媛的头发是不是你弄的!”秦瑶的样子也是很懵,看了一眼委屈巴巴的汐媛,“神经病啊,我才没兴趣弄她那玩应。”说完她又把头扭到了另一边。当时我姐也气得够呛,之后就是拉着汐媛好一顿安慰,说是帮她看着点秦瑶,说之后她再欺负你我帮着你之类的话。

直到又到当天晚上后半夜2点来钟,我姐就听着汐媛的床上有声音,想着又是秦瑶要搞鬼便开手电去照,谁知看见的是却是汐媛自己低着个头从床边梯子向下爬,我姐想继续看看她想干什么就没说话,之后就见汐媛还是低个头,穿个拖鞋晃晃悠悠的就要向外走,半眯缝个眼睛也不知道是不是醒着,我姐问她说:“你干嘛去?”传来汐媛幽幽的一句:“我出去走走…”我姐想着她也就是走廊走走,就没管她,大约过了四十分钟吧,我姐还没有又睡熟,就听见有人进门,当时天已经蒙亮,已经能看是汐媛回来了,可是见她后面的头发竟是挂满了淤泥!我姐这下是明白了,这泥是她自己梦游弄得,但是怕会把她吓坏就又没去叫她。

到了第二天都醒来之后这下可好,汐媛和秦瑶她俩就打起来了,汐媛嚷着说:“我跟你没完!”秦瑶说:“你个疯子,把你那脏头发拿开,我都说了不是我弄的!”场面乱成一团,我姐看这情况要打的是汐媛就上去把汐媛拉开,由于汐媛的身材比较矮小,我姐的身躯比较高拉开她也没费多大劲,我姐说:“别打了,说不定这事真跟秦瑶没关系。”汐媛看了看我姐,“你不是说帮我的吗?原来你们都合伙欺负我。”说着她又蹲下捂着脸大哭起来,弄得我姐两面不是人。

又是一个夜晚,我姐也睡不着了,就想看看汐媛这要闹咋样,实在不行就把她自己干的事情录下来,到了一点来钟,汐媛就又有了动静,还是那样她低个头,我姐知道她根本没有醒,也没吱声,悄悄地跟了上去,汐媛自己一路最后走到了楼下她自己那红色电动车前,不得不说她的电瓶车是很漂亮也很大很气派,此时这车身上血红的颜色在路灯下映得格外妖艳…汐媛她接下来做的就有点古怪了,她缓慢的在电动车旁边跪下,脸和手都贴在了车上,像是及其喜爱的来回摸,铺散开的头发也在也跟着来回蹭的头缓慢从车身划过,场面让人起鸡皮疙瘩,幸亏她当时自始至终没扭头看过我姐一眼,不然我姐非得吓出病来,过好一阵子,汐媛她站了起来,竟然把自己跟晾衣服一样把自己的身体横搭在了车座上,车的一边是她两条腿悬在空中,另一边是她的头也悬着,不过头发却扔在了地上,就见那电动车也没有人扶把,却惊人的会翁的一声自己启动开走了,汐媛的头发就这么趟在地上,随着那电动车消失在路灯下。等着我姐缓过神后才发现自己早忘了要录像一回事。

楼下微冷,我姐回到寝室,不知道该怎么办,报警吗?这事也没人信啊,之后大概同样是过了四十来分钟,汐媛回来了,我姐没去看也知道她头发上一定沾满了泥。我姐是一夜没睡,早上汐媛起来之后我姐就假装睡着,听着她应该是看见自己这个情况,一会就出去了,想她又去冲头发了,没多久我姐她们就都醒了,就见汐媛湿着个头发还在用毛巾擦,回到了她自己的床位就开始收拾东西,我姐走过去说:“你听我说…”汐媛就打断我姐说:“行了,这事不愿你,抱歉我昨天不该那么说,我已经决定去跟导员说要换寝室,如果导员不同意我就偷着出去住。”这样我姐也不好再说什么。

后来,导员同意了,汐媛搬到了其他寝室的空位,那辆电动车也让她低价卖给了别人…

事情好像告一段落了,可我姐却一直想着那邪门的电动车是怎么自己开走的忘不了,就过了没几天,学校里就出现了一起命案,说是死者也是个女的,头发很长,一直到腰,主要的死的方式很奇怪,说头发绞在了车轮里,头被重重的电瓶车压住,那个电瓶车就是汐媛转卖的那辆……

黄金城 谢谢观看。